建造者说

总在造着什么的路上

0%

知乎有个热门问题,叫如何评价曾国藩,我草草瞄了一眼,满屏都是下面的词句:

曾国藩是庸人的楷模,中年人的抚慰。

曾国藩的天赋并不高。

曾国藩是个老实人,甚至年近中年也没什么大成就的普通清末官吏而已。

作为一个资深曾国藩粉,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愚弄。我们的武英殿大学士一等毅勇侯署理直隶总督曾文正公,要听到百年后有一群考不上清北复交浙的自媒体人,为了骗一点流量,就这么评价一位不世出再造王朝的名臣,不知道棺材板能不能按得住。

阅读全文 »

2018年的春天是区块链的春天,不,至少是区块链自媒体的春天,是自媒体售卖「区块链恐慌」的春天。当我们看着某科技圈大V以日均3篇的速度推广区块链,当我们看着各种夜猫子3点钟不眠不休聊炒币,当我们看着政府也适时发布了区块链的利好政策。作为一个普通人,作为一个没有买币的局外人,作为一个不懂技术的中年人,心中波澜起伏,油腻从额头涔涔滑落,再也不能保温杯在手天下我有,一首凉凉送给自己。所有人都怕错过这个区块链的春天,最怕在这个春天播下的种子到今秋就能有大收成而自己却颗粒无收,怕时代列车滚滚向前自己却被中途检出无票乘车。虽然忍不住要去想2016年的VR和2017年的人工智能都只烧剩了泡沫的残骸,一下子就从盛夏跳到了寒冬,但是瞎子指路都有蒙对的时候,赌桌一直押大总有翻本的机会,万一这次是真的风口呢?

近日阿里的军师、湖畔大学的教育长曾鸣也坐不住了,出来帮大家降温,说移动互联网只是一个六十分颠覆性的机会,而区块链是不是颠覆性机会还有待观察

可有些同学就是坚定的阴谋论者,总是担心巨头是不是会捂着机会不放手,还善于使用逆向思维:不怕人唱衰,就怕没人唱衰

区块链比VR比人工智能能裹挟更多的人关注与参与,在于它的门槛并不高,而且除了加密技术和网络工程之外,社会、经济、金融、人性、玄学的角度都有解释的空间,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注定要么是更大的趋势,要么是更大的泡沫。

那么,作为一个局外人,又该怎么面对这种「区块链恐慌」?

我想,大部分人的心态约莫是:既不希望错过这一轮的趋势,又不希望毁于这一轮的泡沫,那么与之匹配的策略不妨是:深度学习、适当参与、小额下注、不要做梦

阅读全文 »

冬末春初,2017年一直不温不火的小程序突然就点燃了,当跳一跳攻陷了地铁上一个又一个屏幕,当头脑王者越来越频繁出现在群聊,当你的好友推来一个抢火车票的求助卡片……你知道再也不能无视小程序的存在,你更有深深的困惑,时至今日小程序仍然是风口么?

记得2016年的10月,我写过这么一篇微信小程序,你不可不知的一二三四,提到小程序并没有创造新的服务、新的场景和新的入口,自然就不会是另一次洗牌的机会。那么当一年半时间过去,你也许可以举头脑王者或圣诞头像的例子来反驳我,然而小程序在未来的2018年,是否还有草根起飞的机会,是否会成为更猛烈的造富风口,小程序会对移动端开发的生态带来什么正面或者负面的影响,是更值得探讨的问题。

以下就为你试解一二。

阅读全文 »

科技圈现在都快比得上娱乐圈了,过气的速度以月为计,AI还没火透就眼睁睁要熄灭了,春节前就被各种区块链三点钟群轰炸,似乎再不谈区块链就赶不上时代了。不能免俗,我也关注了一把,趁着假期通读了比特币、以太坊和EOS的白皮书,也花了点小钱当熟悉数字货币的交易流程。至于心情嘛,一是震惊,震惊于中本聪的才华,几乎以一人之力横跨密码学和网络工程,把数字货币从理论变成了现实,更造出了一场这么宏大壮观的社会实验(我想,这并不是他的本意);二是懊悔,懊悔是必然的,如果那么的句式反复千百遍也不足以掩饰无视比特币的愚蠢,就放佛不久前还把投资未来作为技术人的信条放在嘴边,而事实上当一个看不懂的新鲜事物出现之时,下意识的举动却是否定它远离它不愿学习它,而最终的被动接受更显得荒谬;三是冷静,正如一位哥们说的,链圈和币圈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圈子,链圈聚焦于技术,而币圈聚焦于发财,从区块链目前的技术发展而言,和大数据一样属于婴儿期,这也是为什么中本聪08年提出比特币之后,区块链技术并没有大规模被应用于现实之中的原因。这里我部分同意雕爷的观点,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导致效率低下(要知道比特币确认一笔交易需要长达十分钟),因为区块链网络的算力都用于对抗欺诈的发生,而在中心化的交易网络之中,这种事情只需要交给第三方比如支付宝。

阅读全文 »

前一篇关于区块链的零星想法区块链,就当一场大梦罢了在知乎引发了激烈的辩论,其中对区块链是否能去中心化,正反双方都提出了一些有趣的观点。一切的源头不得不谈中本聪的大作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它的开头就这么写道:

我们非常需要这样一种电子支付系统,它基于密码学原理而不基于信用,使得任何达成一致的双方,能够直接进行支付,从而不需要第三方中介的参与。

也就是说,比特币的核心命题就在于不存在信用中介前提下的交易安全。其实这并不是一个新鲜的想法,早在上个世纪的1994年,号称科技界大法师的凯文·凯利就在他的鸿篇巨制「失控」里预言了去电子货币的出现,然而哪怕P2P技术在文件下载与分享的场景之中早已遍地开花,但是始终没有出现可用的防范交易欺诈风险始的机制,直到中本聪创造性提出了工作量证明的设想。

也许你会认为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就此奠定,实际上中心化去中心化的战争才刚刚开始,我更愿意修正一种说法,区块链是去中介化而非去中心化

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阅读全文 »

IT圈现在最火的,莫过于AI和区块链。

区块链我是真不懂,花了半天读比特币白皮书,还是没明白它对于真实世界的价值。

AI以前我以为我懂,但它的火热程度还是出乎我的意料,反而让我有点雾里看花起来。

阅读全文 »

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

我始终相信,时间的变化不是线性的。放佛存在某个扑面而来的节点,我们突然发现,苍老一词的存在,从年初的保温杯,到年中的油腻,再到年尾的中年危机。赶上了生育潮的一代,大幕还没拉开就已然要被时代抛在身后,我们焦虑着。

随着M2的不断增长,整个社会的财富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这一年,腾讯的股票从年初的200涨到了年底的400,提前上车的人欢呼雀跃,没买入的人懊悔,没握紧的人更懊悔;而房价在一轮又一轮的调控之中依然坚挺,买房成了全民话题;想买的人焦虑,不买的人也焦虑。

这种全民的焦虑也引发了更深的反思,犹如一个发于某大厂内网的帖子所言,当最有创造力的那些工程师,都将时间用于财富的增值,我们怎么在下一个浪潮来临之时做出有竞争力的产品?

是的,我们都太焦虑了。

阅读全文 »

2shou叔写过一篇大言不惭的青春饭,狠狠驳斥了那些担心IT工业变成青春饭的谣言,通篇下来一个字,爽。

2017年初,网上流传华为公司正在清理34岁以上的员工,华为公司否认该消息。但是,不久以后又传出了一个消息,华为规定45岁必须退休;而上周,中兴通信一位42岁的程序员跳楼自杀,留下了四位老人和一对年幼的儿女。难过和遗憾之外,我的脸突然感觉好疼。

阅读全文 »

追逐热点的人,注定要慢半拍。

12年做移动端App开发正是大热,然而当你匆匆忙忙入场的时候,早一年早两年早三年就埋伏的人靠着拷贝粘贴赚到了第一波傻钱洗脚上岸,剩下的用户需求要么很重、要么很深、要么不存在。

14年公众号兴起,当周围的人都靠着公众号身价倍涨时,你又赶了个晚集,机会早就不属于鸡汤或者笑话的搬运工了,有定位有壁垒有纵深才是生存之道。

好啦,更不用跟我提起15年的云购、VR、直播;16年的P2P、小视频、共享单车;17年的比特币、人工智能(此处加引号)

我想每个人都有足够多的理由去抱怨自己生不逢时,然而真正迎着风口有所成就的人,要么早就在风口边运气非凡,要么有正确的方法论、团结一致的团队以及过硬的技术、产品和运营能力,或者兼而有之。

我曾经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思考怎么做一只风口上的猪,顺势而为,扶摇直上九万里;后来我算是想明白了,风口上吹起来的从来不是猪,是兔子,而且是成千上万只兔子当中跑得最快的那一只。好吧,做风口上的兔子又有什么套路?我归纳为两要三不要

阅读全文 »

10月份,2shou叔做了个决定,令身边的许多朋友不解;由于习惯了做决定只凭直觉,也非常迅速完成了转换的过程,我很难向关心我的朋友表述原因(当然有一些外力的因素客观存在)。轻舟已过,再去忆想万重山,再去仔细复盘决策过程中的思考与杂绪,也别有一番滋味。加之最新有几个身边的同龄人考虑跳槽,我发现是否有带人的机会是一个重要的衡量因素;我发现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不如写一篇文章来得痛快。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