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性感的那一口已被咬掉,剩下的将就吃吧

一年一度的果粉夜宴落下帷幕,不出意料的有iPhone7,不出意料的有Apple Watch2,不出意料的没有Macbook。苹果的G点早已被预言家们摸透,可数据依然孤独求败,广告依然精美绝伦。以往也是一场不落,昨晚主动关机早睡,想明白了,半夜看直播和早上看回播有区别吗?我觉得有,早上精神会比较好(笑)。起床后捏起手机,第一件事就是刷刷朋友圈,统计看直播的人数,居然有10个左右,产品、程序员、市场,总有人盯着那张万年不变的蓝底Keynote,找寻各自最爱的那一口苹果。

除了这条密集恐惧症者慎入的表带,这次的苹果夜宴造就了什么话题吗?我想没有。

iPhone6出来那次,我说苹果发布会的正确使用姿势就是,骂骂骂,买买买。现在恐怕连骂的人都没有了,买的人呢,应该还是不会少。

记忆尤深的是第一次「看」苹果的发布会,还是在念大学那会,和同学一起坐长途火车,乔帮主正拖着病体上台发布第一款iPad,同学如痴如醉的用一格的信号刷cnbeta文字直播,一边反复向我安利「苹果教」。这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产品的魔力,居然有人会为万里之外的一款电子产品而兴奋不已。不久之后我也拥有了一部iPad,打开包装后我站在窗边,从各个角度观察每一个小细节(甚至现在还能想起各颗螺丝的位置),看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我难以相信这是一款电子产品,在我的心目中这就是艺术品。

之后便追了Jobs的所有发布会录像。那时的发布会简单纯粹,是教主的一言堂:从牛皮纸袋里取出Macbook Air,从牛仔裤口袋里取出iPod Nano,第一次用手指拨动Safari打开网页;那时底下观众的眼神都是真挚的,他们大概都想起了孩提时从袜子里取出圣诞礼物的那一瞬心动。Jobs就是一个时代的魔法师,带着硅谷的现实扭曲力场,变出一个个让人惊叹的好东西来。

可天才多少是与长寿无缘的,Jobs的离开意味着苹果最性感的那一口消失了。Cook只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成功的把苹果发布会从一场交响乐会(Jobs谈起他拜访小泽征尔,问小泽演奏什么乐器,小泽说他演奏整个交响乐团,Jobs自认为就是那个指挥家)演变成一场盛大的Party,我看到马里奥来了,看到Pokeman GO来了,看到Nike来了,很热闹,每个人都很开心,与苹果做生意就意味着能在十亿人的大市场中分一杯羹。可是,主人位已经空了,指挥家已经不在了。即便欢呼声的分贝不减,惊喜的眼神也不见了。

这是08-16年整个科技圈的悲哀。智能手机穷尽了这一代人所有的想象力,让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埋头于制作消费用户新鲜感的App之中,而最终99%的App都成为僵尸。我们进入了一个商业想象力极度贫乏的时代。当腾讯的股价冲破天际,我问金融圈的同学,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得到的回复是,钱多,资产荒,往大处挤,避险。就连愚蠢的资本都知道想象力的价值,不可替代,以及稀缺。

钱如此,人又如何?多少去年一腔热血加入创业公司的程序员陆续回流了,大公司屋檐虽低,可楼瓦结实,防风抗雨。

每当我对创新失去信心,就翻开「浪潮之巅」,里面有无数的小精灵,靠着非凡的想象力与执行力,步步为营,掀翻巨兽,又成为新的巨兽,直到下一个轮回被其他的小精灵击败。浪潮之巅,还真没有人站稳几年。

苹果足足站了八年,也够本了,原本小众的性感的封闭的苹果,成了烂大街的土豪金,成了中产阶级人手一部,成了全球第一消费品牌。当然,Cook会想,好风光,谁嫌多呢?

下一个十年,总有新的小精灵涌现,乘着虚拟现实或是人工智能或是太空旅行的春风,要去斗孤独求败的巨兽。尝不到性感的苹果,我想再有机会咬一口蜜桃吃。

好,我们这就出门,抓小精灵去。

2shou wechat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极客思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