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再见2015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篇年度总结。以往也不是未曾萌发过这种念想,只是临到年终,总觉得有些心愿不曾了却,有些计划无疾而终,于是给自己找找借口:再多两个月,做完清单上的事情再写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两天找一个同事谈话,他有句话很是入心:糟糕就在那里,你不愿暴露它,不会改变任何的事情,它依旧糟糕。是的,我不写这篇年终总结,你们就看不到我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但是仍然不会改变这一年里的得与失。既然一年已到尽时,各位朋友且容我感性一把,写写这一年心路的变化,下面的文字,是务虚、是扯淡、是不着边际的梦中呓语。

打破安逸

今年年初,我的工作状态平顺和安逸得出奇:每天7点多就能下班、有很多空闲时间做Side Project、领导赏识而且也给了很大的话语权、有机会独立去把控项目、收入滋润甚至还发了股票。然而我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快乐:我再也无法从工作中得到进步;对空置出来的时间感到恐慌;开始沉溺于物质,买了一大堆据说能提高生活品质的东西,可是除了短暂的新鲜感以外什么都没有。最终我发现:如果工作不能让自己持续进步,那么别的东西再好也是鸡肋。那时听蒋勋解读李后主的词: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讲这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因为你知道后面会有一个什么东西在等着,顿时冷汗潺潺。我想这终究是一场该醒的梦,倒不如由我亲手来打破它。于是没经过什么细想,就婉拒了领导的挽留,干脆利落接受了来自另一个城市的邀约。新的业务、新的岗位、新的环境,后半年的日子很辛苦,哪怕现在也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所幸新的团队是一个尊敬数据而且善用数据的学习型组织,自己的专业能力和专业视野又有了提升。

昨天在香港见了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说起过往的一些决定,谈不上多少决绝,只是单纯想去追求一种好多年前就向往的画面:带着或者跟着一支强大的小队伍,执意要去破敌人的城。路长而艰辛,从不知道这一旅血战的成败,但是所有人目标坚定、心意相通。正如岑参的一首诗: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现在能够每天工作到12点,然后乐呵呵吹着口哨回家睡觉,但我仍然找不到我的兄弟,更找不到我要破的城。

回归实践

这一年最大的失误便是,放弃了以往的「行者」路线,天真的高估了思索、揣摩、规划和所谓「管理」的潜在价值,恶果就是工作里在冗长的流程、无谓的流程和繁琐的文档上面浪费了大量时间,而不是时刻关注结果;工作外沉浸于阅读、空想、没有导向性的人际关系,而不是积极去开疆扩土。背后的错误逻辑是:做了两年的执行后,我需要去提升战略能力和框架能力,靠这些再上一个层次。苦苦挣扎了半年一直不适应之后,有一天我突然被一个想法击中了:没有好的结果,战略狗屁不是。而好的结果是靠一步步试出来的,不是靠高屋建瓴想出来的。从那一天起我决定回归「行者」,开始重新关注一线的方案、重新关注代码的细节、重新开启新的实践项目。有个下午我用Swift重构了一个旧项目,并和一个做iOS的朋友兴奋的探讨了小半天,我发现我的收获甚于连做十八个思维导图。于是果断修改了自己的长期计划:至少三年以内,我不会放下自己行走江湖的武器 – 技术,我要和我的兄弟们一起冲锋,而我给自己的定位,仍然是一个技术人,一个有创客精神的人,一个敏捷的一线执行者,无论身处哪个岗位上。

双城记

年中换了工作,来到100公里外的新城,只有周末才回家,工作和生活被彻底分离了。奔波劳累倒是不怕,惟一对不住的是老婆。从小都是逍遥自在、恶贯满盈的个性,来去如风,不愿多受情感的束缚,可每当周一清晨我俯身看昏暗中沉睡的你,那紧闭的眼和微微抖动的睫毛,心中涌念的不舍超出了这辈子我所有的想象。而无论何时,无论在哪里,无论在做着什么事情,只要想起相守的画面,心底会绽开一朵朵花来。慢慢的情感观也有所转变,我开始相信陪伴的价值,当一个人愿意承受你所有的恶习、愿意倾听你所有无人问津的碎碎念、愿意在睡觉前下意识拉紧你的手,这几乎是世上最大的担当,这担当比一切的情感本身都要好,好太多。从此我留意起新朋友们对待另一半的态度,如果一个连愿意长久陪伴他的人都作恶,那么他肯定不可能对我好到哪里去,自然也不值得深交

匆匆一年,在追逐,在摸索,在动荡,而这些也不会随着扔掉一本旧挂历而改变多少。庆幸的是自己拥有了比以往更多的自信,不管旧年新年,只要紧紧握住了当下的时间,在做着有意义的事情,在追求进步,在拥抱新的变化,在勇敢而快速的做决策,在陪伴有价值的人,那么也就没什么可以后悔的。与诸位共饮一大碗鸡汤,迎着新年,干了!

2shou wechat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极客思享」